首页 > 情感 >

木已成舟不回头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木已成舟不回头)全文无弹窗完整版阅读

发布时间:2023-12-31 15:07:44来源:本站原创

13

我亲自去找学院领导,恳求他们再给我一次机会。

好在领导们看到我的决心和毅力都很感动,鼓励我努力完成大学学业。

这个暑假我没有回家,我和爸妈通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和规划。

爸妈理解我,并且支持我追求梦想。就这样,一整个暑假我都待在学校学习。

我的目标是把整个大一落下的课程全部补回来。

我深知人工智能对理论知识要求之高,一刻也不敢懈怠。

克服拖延和分心,我把高三冲刺高考的冲劲拿出来,只为把知识点掌握得更熟练。

不过这次支撑我坚持下去的不再是安雪,而是我对梦想的追求和渴望。

比高三更充实些,我除了学习理论知识之外,偶尔有空还会跟着室友一起出去比赛,看展览,把理论运用实际。

大二开学后,我经常和老师探讨人工智能领域上的一些难题,并且取得了不错结果。

我把自己的理论成果写成论文,跟着老师一起发表。大二结束还拿到了丰厚的奖学金。

老师看到我的天赋和努力,也愿意教我,经常带我一起做实验,做项目,研究怎么创新。

终于在大四的时候,我和室友一起研发的项目得到学院的高度重视。

我们申请到了研究经费,在共同努力下拿到好几个专利。

凭着这些经验和几年比赛积攒的奖金及人脉,我跟室友四个人一起创业,公司初见雏形。

当然,在忙碌的这几年里,我发现安雪已经很少出现在我脑海里了。

她已经慢慢从我的世界,我的生活中剥离……

安雪是舞蹈特长生,所以平时除了要学习文化课之外,更要抓好舞蹈功底。

周末的时候安叔叔和安阿姨特意给她报了强化班。

但是这天,我晚上从理发店出来居然看到安雪和一群朋友一起准备进酒吧。

我连忙上前拦住:“小雪,你不是去上课了吗?”

在我印象里,安雪虽然调皮娇气了些,但是从来不会忤逆安叔叔和安阿姨。

更不会明目张胆地逃课了。

安雪身边的女孩朝她挤眉弄眼:“安雪,你没和你小男朋友串通好啊?”

安雪一听女孩的话便不太高兴,把朋友们先打发进去之后把我拉到小巷子里。

“之尧哥哥,你不要告诉我爸妈好不好,不然我会被骂死的!”

“我朋友过生日,我就过来陪她一会,晚点我就回去了,只要你不说,他们肯定不会发现,求求你啦。”

我虽然受不了安雪撒娇,但是也还是很担心。

“小雪,你都还未成年呢,怎么能去酒吧呢?你还是听我的话回去上课好不好?”

我耐心地哄着,生怕把她惹生气。

可是安雪却不耐烦地说:“你别那么死板嘛,这家酒吧是我朋友爸爸的,我们都提前打过招呼了,不会有事的。”

见我还不松口,她又道:“你要是不帮我瞒着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不得不说,安雪这招很奏效。我不敢想象,如果安雪不理我,我会难过成什么样。

于是我答应了她不会告诉安叔叔和安阿姨。但是我偷偷在他们卡座后面坐着,也是对她的保护,毕竟是女孩子。

没想到他们才坐下来没多久就上了好几箱酒。

我又气又伤心,安雪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都还没成年就学坏,跟别人喝酒。

终于在一个男生给安雪再满上一杯的时候,我还是打电话给了安叔叔,并上前阻止,把安雪带出酒吧。

因为这件事,安雪和爸妈大吵了一架,摔东西的声音都传到了我家这边。我还是坚持自己做的没错。

再回到学校的时候,安雪对我发了第一次脾气。

“我警告你周之尧,以后我的事情你少管!别以为跟在我身边几天就把自己当我男朋友了,我才不喜欢你这样的小人,如果让再知道你背后和我爸妈告状,我就和你绝交!”

虽然说之前安雪也有和我生过气,但那也是小女生的小脾气没什么。只是这次是真的伤到我了。

我没想到她居然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我担心她的安全,在她眼里我却是一个小人,还说不喜欢我。

整整一个月,我没有和安雪说过一句话,连一个眼神交流都没有,看到她都是低着头走。

终于,安雪或许是不习惯我不在她身边当“保姆”的日子,在我打球的时候来操场给我送水。

“之尧哥哥,我那天是太生气了所以口不择言嘛,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个小女子吧?”

“好不好呀?我最最最帅的之尧哥哥?”她摇晃着我的手臂,我一时不忍心冷脸,就这样被她哄好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来到高三。时间变得越来越紧张。我心里还是幻想着以后能和安雪一个学校,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即使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经常吵架闹矛盾,但是我为了让她能够理我,每次都会主动去哄她,找她和好。我实在是不敢想象要是大学里没有安雪我该怎么度过。

于是我小心翼翼问她想考哪所大学。她一下都没犹豫就说A大。虽然我的成绩还不错,但是考A大还是有点悬。

安雪不一样,她是舞蹈特长生,文化课也跟得上,是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

“那你想去哪?”安雪一边玩手机一边问。“小雪去哪我就去哪,我永远陪在小雪身边保护小雪。”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话音刚落,安雪双眉微皱。

但也只是转瞬即逝,随即她有些兴奋地说:“那就A大吧,之尧哥哥,你再努力一点,这样我们就能考上同一所大学了!”

“这样我们就能考上同一所大学了。”整个高三都是这句话在支撑着我坚持下去。

我知道以安雪的成绩和舞蹈特长生的身份,A大是肯定能上的。所以我必须要更努力才行。

每当我在学习上遇到难以攻克的困难时,安雪就会在我旁边说:“加油啊之尧哥哥,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上A大吗?”

当我一点点取得进步,慢慢接近A大的录取分数线时,安雪欢呼雀跃:“之尧哥哥你太棒了,按照这个趋势,你一定能考上A大。”

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她说的是我能考上A大,没有说我们一起考上A大。原来,一切真的有迹可循。

从她知道我想和她考同一所大学开始,她就暗暗密谋着要摆脱我。

她的每一次鼓励,每一次欢呼雀跃,都是在庆祝离摆脱我又近了一步

(责编: wenqia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