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诡异蚌女什么小说——诡异蚌女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4-01-04 12:01:59来源:本站原创

连续喂食姐姐一个多月的猪油珍珠粉后,姐姐也彻底变得像小枝一样,能够僵硬地走路了。

我决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

妈妈坐在水缸里的时候,时常后悔,说自己蠢,不该把姐姐一刀弄死。

她还说,如果姐姐没死,说不定,姐姐就能够顶替她成为蚌女了。

「妈,你又想姐姐了对不对?」

我走到我妈面前,忽然一歪脑袋。

我身后,露出姐姐惨白的脸。

我妈吓得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掉落出来,她又是恐惧,又是惊喜,哆哆嗦嗦地说:「蚌女……蚌女复活了!」

我笑容灿烂:「这是我复活的第二个蚌女呢。」

「不!不对!」

我妈忽然尖叫一声:「你姐没有被黄鳝糟蹋,她根本不是蚌女,她只是个普通人,她又怎么能复活?!」

「妈妈,你真聪明。」

我对着我妈竖起了大拇指,又轻轻掀开姐姐的衣服,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丑陋线条道:「我老实告诉你吧,我只是把姐姐的肚子缝合了,然后她就复活啦!」

我妈脑子转的很快,她直勾勾盯着我:「所以,蚌女小枝复活,她也是你做的手脚?!」

我点了点头:「对啊。」

「那你就完蛋了!」

我妈笑出声:「蚌女小枝复活不是上天神迹,那村里人就不用听从族志所说的,对她敬之,从之了!」

她猛地站起身,却又因为手脚上绑了铁索,无法爬出缸,而再次跌倒,模样显得很是狼狈。

我妈恨恨地盯着我:「你快放了我,我要把这事告诉村长!」

我从掏出一把剪刀,咔嚓咔嚓地对着空气剪了几下,笑嘻嘻道:「妈,你猜我为什么把蚌女复活的秘密告诉你?」

我妈眼睛骤然睁大,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你……你想对我干什么?!我可是你妈啊!」

「那我还是你的女儿呢,你不照样对我下手么?」

我抓住她的舌头,拿起剪刀,直剪到她的舌根。

我妈嘴里流出血,痛苦地呜咽着。

「妈妈,也许明年你就会成为蚌女了。」

我笑容灿烂,将她曾经割我舌时,对我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还回去:「在你承担责任之前,我希望你能够一直快乐下去,所以,你得学会闭嘴啊。」

27.

蚌女小枝是很好照顾的。

她每天只需要与黄鳝为伍,并喂食猪油珍珠粉就可以了。

偶尔,我闻着猪油的香味,也会控制不住,舀一勺自己吃点。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一旦我吃了猪油,我的肚子就会变大。

而且,无法消不下去。

越来越大的肚子,使我对猪油珍珠粉,没有了那么强烈贪婪想吃的欲望。

大年三十那天,村长带着杀猪匠来了。

村长很恭敬地说:「蚌女,村里人用最好的食物伺候着你,为的就是今天,能够取出福珠,从而庇佑村里明年大丰收,还望您能够大义牺牲自己。」

小枝面无表情。

我有点紧张,又不断安慰着自己。

没关系的,哪怕小枝死了,我也还是能够像上次那样,缝合她的肚子,喂她猪油,复活她。

我对自己复活她的缝合技术向来自信。

毕竟,我在姐姐的身上已经印证过一次了。

村长招了招手,示意身后的杀猪匠准备动手。

「慢着。」

小枝腹中,忽然发出缓慢说话的频率声音:「这是圣神的时刻,必须得在湖里举行取珠仪式。」

寒冬腊月中。

蚌女小枝被绳索捆绑,漂浮在冰冷湖水的木板上。

她头仰往着天空。

我注意到,她向来不曾有过任何动弹的白色眼睛,忽然咕噜噜转了一下。

瞧着,像是对接下来的仪式充满了渴望。

「吉时到,请蚌女上路!」

岸边上的村长高喊一声,就下跪,朝着小枝行了附身磕头跪礼。

他身后的村民无不是跟着照做。

可我没有跪。

小枝在我心中,她不是蚌女,她只是我的闺蜜。

「得罪了!」

只听杀猪匠粗着嗓子喊了一声,高举着刀,朝着小枝落了下去。

小枝肚皮被打开,露出了一颗硕大的白色珠子。

这是我见过最大的珠子。

它特别特别大,直径约莫三十厘米,一个人根本抱不过来。

且它特别亮,十分刺目,哪怕是阳光的亮度,比它也要逊色不少。

「蚌女复活,其珠之光,可比日月,可照天地!」

村长眼睛里散发着激动的光芒,他激动地指挥着身后村民,大喊道:「赶快把这颗福珠请到宗庙供着!」

无数村民们不顾寒冷,疯狂地朝着小枝跑去。

他们都想默默福珠,沾沾福气。

可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

杀猪匠,竟然一动不动的。

他们更没有发现。

蚌女小枝她被刀碰过后,没有任何血水流出,也没有任何肌肉。

她只剩下了一层皮。

就是那层皮,包裹住了福珠。

我跪在地上,痛苦流涕。

小枝连皮肉都没有了。

那我怎么缝,也不能再把她复活了!

小枝,对不起。

我对自己太自信了。

我应该把你带走,远离这里,而不是老老实实,成为村民们的待宰羔羊。

一大群村民抬着巨大的福珠,朝着岸边走。

可走着走着,却见他们手中的福珠竟然变得越来越小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村长急得很,他跑到湖里,担忧又慌张地吼着:「你们是不是用手指扣了福珠?把福珠给扣小了?!」

大家纷纷摇头。

可福珠还是越来越小了。

村长双手合十,一边拜着,一边哀求着:「福珠,福珠啊,你是我们村明年的希望,你千万不能……」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福珠砰地一声碎开。

无数密密麻麻的白色颗粒飞溅在村民们的身上,嘴里、眼中。

「啊!」

村民们纷纷抱头尖叫。

村长瞧出不对劲。

他反应很快,迅速跑回了岸。

(责编: wenqia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