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主角叫盛以若傅兆琛的小说盛以若傅兆琛-盛以若傅兆琛小说盛以若傅兆琛

发布时间:2023-12-30 15:11:18来源:本站原创
盛以若洗漱好下楼,就见餐厅里已经摆好了早餐,除了西式早餐还有白米粥和鸡蛋饼。
  他们住的别墅有专职管家,只是,国外的管家应该不会煮粥和烙饼吧?
  早餐是傅兆琛做的。
  傅兆琛平时工作忙,但她住到雅清苑才发现他每天都会起来做早餐。
  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也有她的一份。
  她至今都吃得心安理得,因为傅兆琛说他只是可怜她,要她别多想。
  盛以若欣然,既然有免费的早餐,她不吃白不吃。
  傅兆琛将未吃完的鸡蛋饼扔在了盘子里,问失神的盛以若,“没胃口?”
  盛以若坐下,“有,我正饿呢!”
  傅兆琛吃完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抬眼就见盛以若厌恶地白了他一眼。
  他吐出烟气,“不喜欢?”
  盛以若喝了一口粥,“是讨厌,吸烟有害健康。”
  傅兆琛起身,一只手插进了西裤口袋里,另一只手掐着烟往外走,“吸烟有害,但是健康。”
  盛以若拿汤匙的手顿了顿,勾出一抹笑,她以为傅兆琛会找理由避开她,没想他竟然主动邀请她去玩。
  这样也好,她可以和他聊聊请他的经理人团队入驻盛荣集团的事。
  毕竟,昨晚他说他记下了她的想法,那就再研究下想法的可行性。
  盛以若吃完就去楼上换衣服,这行李是傅兆琛的母亲南艺准备的。
  她找出了比基尼,只是这比基尼性感的,她都觉得不好意思,可只有这一件,她还是穿了。
  下楼前,她又罩了一件大T恤裙,只是这裙子也有点透。
  傅兆琛正等的不耐烦,就见盛以若忸怩地走了出来,她上身的曲线十分玲珑,大长腿白又直,且小腿的线条极其好看。
  他紧绷下颌好一会儿,“只有这一件?”
  盛以若点头。
  傅兆琛起身脱了自己的白色蓝花衬衫扔给她,“穿上,你这身材有什么看头?”
  盛以若,“.....”
  “你这件衬衫我穿上像花孔雀,”盛以若不是很满意,“你昨天穿的那件呢?借我穿穿。”
  “扔了,那件衬衫的扣子是贝壳磨的,我昨天放行李,袖扣的扣子把我脖子刮伤了。”
  傅兆琛的话漫不经心,盛以若看了看他提的垃圾袋,里面确实有他昨天穿的衬衫。
  她看着傅兆琛桀骜的背影,盛以若嘴角漾笑,套上衬衫跟了上去。
  “傅总,我们谈谈。”
  傅总?
  盛以若的夹子音喊他傅总,总能让他心尖颤。
  只是,傅兆琛觉得盛以若给他当秘书比当未婚妻来劲儿,像是叫傅总也上了瘾。
  盛以若又说了一路,傅兆琛都没表态,神情冷肃。
  一到海边,他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搂过盛以若拍了两张自拍照发给他爸妈,而后他就像完成了任务一样坐在沙滩椅上玩手机。
  盛以若被晾在那,她缓了一会儿才坐过来脱掉外套开始擦防晒霜。
  她边擦边问,“傅总,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的意思呢?”
  傅兆琛起初是偏头不看她,最后索性转过身,原本微敞着双腿交叠在了一起。
  他声音低沉,“回去再说。”
  她站起身走了过去还没开口,傅兆琛就接了一个电话。
  他开始一瞬不瞬地盯着盛以若,“嗯,我现在过去,等我。”
  盛以若笑容僵在脸上,“你要走?”
  “我有几个同学在希腊要聚聚,”傅兆琛走了过来又将衬衫扔给她,“太阳这么大,你穿好了回去吧!”
  说完,他阔步走了。
  盛以若咬了下嘴唇,他来沙滩就是例行公事地拍亲密照应付父母,她气闷地将衬衫甩在一边去游泳了。
  她刚下水没多久就感觉有人掐住了她的脚踝拼命地往海底拽她。
  盛以若呛了几口水,她伸着手臂挣扎,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下沉。
  有一瞬间她觉得这样也好,她就可以和她爸爸、哥哥团聚了。
  渐渐地,她失去了意识……
  圣托里尼岛的海滩上,盛以若被一个希腊籍的海滩安全员用力地按压在腹部。
  她猛地咳出了两口水,站在一旁的国内游客见人救了过来都松了一口气。
  盛以若恢复了意识看着天上明晃的日光有点晃神,她下意识的捏一下她妈妈在果觉寺给她求的红腰绳,是红绳保佑了她。
  旁边一位中年女人好心扶起她,“姑娘,你家里人呢?让他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
  女人的先生也点头,“呛进了海水不能大意,小心肺部感染。”
  家人?
  盛以若心头酸涩,眼泪护上眼睛。
  她茫然的看向四周,寻找在水中对她下黑手的人,可周围却都是关切她的眼神。
  “我给我未婚夫打电话。”
  盛以若踉跄地坐到沙滩椅旁,她从旅行包里拿出了手机打给傅兆琛,无人接听。
  她不死心的又打了几遍都没人接,恐惧与心寒感旋即而来。
  盛以若在想她方才真的死了,是不是就葬身大海,死无全尸?
  谁又能想到她这个曾经的盛家千亿四小姐会死在和自己未婚夫傅兆琛试婚蜜月的旅途之中。
  她敢这么死,外界都不敢这么信。
  盛以若因下周要回国参加论文答辩,怕影响答辩,她独自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
  当地的医生询问了她的情况后,给她开了CT单。
  盛以若刚到CT室,就看到了新晋影后段雨禾的经纪人和助理等在外边。
  她心底一沉,段雨禾怎么会在圣托里尼?
  盛以若还没细想,她再抬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陪在段雨禾的身侧从CT室走出来。
  他清冷英气的眉眼此刻却格外温柔,“你怎么拍个时尚大片都能崴脚?”
  段雨禾轻笑,说话的声音温温柔柔的,“琛哥,不碍事。”
  她的经纪人席莉不客气,“还不是要怪跋扈的盛四小姐?要不是她上次在酒吧门口害雨禾摔折了腿,怎么会落下这毛病?”
  傅兆琛听此,眉宇皱成了川,脸上尽是嫌弃之色。
  他的神情让盛以若心头一紧。
  去年夏天,盛以若去酒吧接闺蜜陈晚柠,碰到了醉酒的段雨禾。她好心搀扶段雨禾离开,最后成了她撒泼,推到段雨禾致其左腿骨折。
  这事儿还因段雨禾是新晋小花的身份上了热搜。
  盛以若做好人好事却落了一身埋怨,还遭到了段雨禾粉丝的漫骂,说她仗着家世欺负“孤苦无依”的禾儿。
  而傅兆琛更是毫不客气的登门问罪,他还威胁盛以若要是再敢去找段雨禾的麻烦,他就以京华大学校董的名义开除她。
  当盛以若解释是段雨禾自己喝醉摔的,不是她推的。
  傅兆琛却笃定,“雨禾从不去酒吧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他眸色清冷无波,“你不会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既没心...又爱玩?”
  从那以后,但凡盛以若去找在酒吧驻唱的陈晚柠,在傅兆琛眼里她就是去钓男人。
  想到这,盛以若走出了医院,她又下载了微博,段雨禾什么都没发。
  她又登录闺蜜陈晚柠关注段雨禾ins小号的账号,段雨禾po了两张机票,是昨天与她同一航班的连号头等舱。
  段雨禾用心形遮挡的就是傅兆琛的名字,而照片旁的那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是傅兆琛的。
  盛以若想到了傅兆琛脖颈上的那条划痕,他在说谎......
  平复了心情,盛以若躲在角落里给傅兆琛打电话。
  傅兆琛接了,但没什么语气,“找我有事?”
  盛以若沉声,“你不是去和同学聚餐?我怎么在圣玛丽医院看到了你?”
  傅兆琛垂眸间心头一紧,“你到圣玛丽医院做什么?”
  盛以若在他的语气中听出了心虚。
  傅兆琛接到段雨禾的电话就心急火燎的撒谎赶来了医院。
  她呢?
  差点淹死在了爱琴海里!
  傅兆琛没听到盛以若的答复,他又问,“你到圣玛丽医院做什么?
(责编: wenqia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