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句子 >

揭开中国最幸福的日本人生活:七位父母造就的前半生幸福,后半生无奈

发布时间:2023-12-13 10:30:54来源:

那是2015年的一天,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迎来了一位地道的日本“老乡”。他穿着西装,手捧一束鲜花,乘着村民的拖拉机,兴高采烈地说着“要回家了”。

路上,他用流利的中文告诉大家,刚经过的哪片庄稼地是他们老李家的;过去,该镇在什么地方有一条河,南石岗的地不能种庄稼;过了南边的一道岭就下坡了。

这位“老乡”名叫中岛幼八,可在他的记忆深处,“来福”这个中国乳名却永难忘记。他一生拥有7个父母,其中5位是我国的养父母,可以说是在我国最幸福的日本人。

人们不禁好奇:一位日本人,怎么会生活在我国?他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

日本遗孤

说起“日本遗孤”这个群体,除了“战争”“敌国的孩子”等沉重字眼外,还有人性中温暖且美的光辉和力量。而这来源于,他们与中国养父母之间的深厚情感。

按照时间来看,这些在我国的家庭长大的日本孩子,养父母几乎都已辞世,他们也已步入垂垂暮年。这束人性之光却永远无法被磨灭。

1936年开始,日本广田内阁就发布了一项国家政策,鼓励日本人移民到我国的东北、内蒙古和华北等地。这就是日本“开拓团”故事的缘起。说白了,日本此举就是要真正占领我国。

当然,这个所谓的“团”,除了正规军外,还有大量普通的日本民众。据不完全统计,日本派往我国的开拓团,总人数超过了33万人。

当时,日本正处于,由于美国大萧条引发的昭和萧条时期,农村地区贫困潦倒,许多日本家庭的女儿和农民,为了生存不得不从事不光彩的行业。

所以,在日本政府提出移民政策后,该国民众的积极性也很高,就出现了大规模的移民潮。

但是,在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关东军为保证军队的顺利撤离,征用了移民的卡车和汽车,并炸毁了当地的桥梁和道路,以防军队被攻击。同时,军属也得以搭乘火车回到日本。

再加上,关东军当时已失去对东北的控制,还对普通的日本移民封锁相关的消息。

那时,这些人的人身安全已受到威胁,等他们接到相关信息时,他们身边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相信日本政府的移民,就听从关东军的安排,去集中营等待回国的安排。

可在去集中营的路上,他们需要忍饥挨饿,还是沿路百姓送的馒头,让部分人可以顺利到达那里。然而,在集中营恶劣环境中生活的老人和孩子,不少人又因病去世。

这时,大部分人开始醒悟并明白,日本政府已放弃了他们。为了保命,他们只能步行撤离。

撤离过程中,混乱中很多人与家人走散。很多婴幼儿就被迫留在了我国,成了“孤儿”。他们的许多人,由我国养父母抚养长大的。

通过一些熟人关系以及当地政府的努力,这些“孤儿”当地民众收养。在中日两国可以来往后,养父母也让他们与日本方面,保持联系。

只是,鉴于中日之间没有建立外交关系,这些孩子们,当时无法回到日本。可恶的是,到了1959年,日本政府竟然颁布相关的法律,宣布他们在战事中已经死亡,并抹去了其户籍。

直到中日邦交正常化后,日本的直系亲属,才有正规途径询问和查找,留在我国的子女和亲人的下落。

这时,日本留华人员的遣返工作,才算正常开展,很多孤儿也顺利返回了日本,但因他们只会说中文,对日本文化不熟悉,使他们在融入过程中,感到非常困难。

幼八变来福

中岛一家就是受到关东军蛊惑,进行移民的一个家庭。中岛一家相信,他们来到我国,是为国家进行“开疆拓土”的。

1943年,一岁的小幼八跟随亲生父母,从日本来到了牡丹江宁安县,安家落户。

对于幼时的中岛幼八来说,他的一生或许有诸多的不幸,但其中不乏幸运的因素。因为在他被父母留下后,他的身边出现了很多“恩人”。

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才让他有了,丰富且较为传奇的一生。

在日本军队和移民逃离我国的过程中,小幼八一家也成了弃民。那年,因东北酷寒的天气,妈妈因孕期营养不足,身体非常虚弱。

爸爸杳无音信,妈妈几乎无法照顾姐弟,无奈之下,她只好含泪将小幼八托付给当地的一位货郎,希望对方可以帮忙,找到一户人家收养自己的儿子。

货郎原本希望李家的掌柜,可以收养这个幼儿,人家一听说是日本人的孩子,还有肚胀,看起来不太容易成活。掌柜的不愿意接受这个“小麻烦”。

当时,很多乡邻在看热闹,由于大家的日子都不富裕,不敢轻易承诺可以养活一个小孩子。

就在这时,小幼八的养母孙振琴站出来,将孩子抱了过去。其他人就劝说她,孩子小,还有病,不好养。但养母坚信,不管怎么样,自己肯定能把孩子拉扯大。

养母是接生婆,在她的观念中,孩子是一条命,不能随意丢弃,要不就是大罪过。再者,战争中,孩子没有罪,应该养。因为养母的善心,小幼八成了沙兰镇一员。

第一任养父姓陈,他就有了第一个中国名字:陈庆和,乳名“来福”。这个小名,是淳朴的养父母,对孩子最真挚的祝福,希望他可以健康长大,以后享福。

事实也的确如此。来福来到这个家后,他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可以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外出玩耍了。

那时,养母每天都会搓热手,给他揉肚子,并熬米汤喂养他。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即使自己吃不上一口,他们也不会让孩子饿着。这就是这对养父母对孩子,最纯粹的父母之爱。

好像老天故意,让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在幼时经历其人生中的重大苦难。

半年后,来福的生母和姐姐,接到日本政府的通知,说她们可以离开中国了。得到消息的母女俩,就想带走小来福。可半年多的相处后,小来福竟只认养母,对生母没什么印象。

两个母亲争夺孩子的行为,引起了区政府的关注。在他们的协调下,小来福坚持选择,跟随养母生活。最终,生母和姐姐,回到了日本生活,小来福就留在了沙兰镇。

养父母尽己所能,让小来福拥有了一个快乐,并且充满美好回忆的童年。后养父被疯狗咬伤而去世,为了生活,养母曾有两次改嫁,她都没有放弃这个养子。

养母虽然不识字,但她深知,学习文化的重要性。两次改嫁,都是为让小来福有机会接受教育。期间,他又有了两次的改名:李成林、赵成林,并顺利完成了小学和初中的学业。

特别是养母的第二次改嫁,可以说,纯粹就是为了让他可以读初中,才会嫁给在林场工作的第三任养父。

就读期间,来福感受最多的,也是同学间的互亲互爱。

仅有的一次不愉快,就是一位同学叫他“小日本”,旁边的同学看不下去,就告诉了老师。老师了解清楚情况,对那位同学进行了批评教育,还让他给自己赔不是。

不过,“小日本”的这个称呼,从此也成了来福的担忧。

为中日友好做贡献

就在小学毕业后的一天,区政府曾询问他是否要回日本。刚接受完国内爱国主义教育的来福,坚定地告诉区政府工作人员,日本是邪恶的侵略国家,他不要回去。

但后来,他改变主意,回到日本,是源于他的恩师梁志杰。

梁老师告诉他,日本的移民也是战争的受害者,而且,日本的渔民很勇敢,经常在海上和海浪进行搏斗。

鉴于当时中日关系较为紧张,来福作为在中国生活过的日本人,回到日本后,可以做中日间的友好使者,为改善两国的关系做些事情。

梁老师的一席话,真的是说到来福的心坎里,为16岁的少年,打开了心结,也让他作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

他当时懵懵懂懂,但感觉自己真的应该做些什么,这样才能回报养母及各位养父的养恩,以及表达对中国的感谢。

现在看来,也是在那时,通过教育,成林的心中,已被种下善良、和平的种子。此后,这些种子在他的内心深处,不断发芽、成长,最终长成了参天大树。

1958年,成林匆匆告别养母,乘坐白山丸号,回到了阔别15年之久的日本。在码头,见到儿子的母亲,热泪盈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或许是为了弥补缺失的亲情,也或是为缓解她丢弃儿子的愧疚之情,母亲和姐姐对他很好,这让初离家乡的成林,孤寂的心情得到安慰。

只是,生活习惯、语言环境等的不适应,让他总想着要回中国。那段时间,他不断给日本的红十字会打电话,询问是否有到中国的船只。

他一度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中岛思华”,思念中国的意思。再后来,他开始在语言学校学习日语,算是正式开启了他的日本生活。

如果说他的前半生是幸福的,那后半生可以用“无奈”来形容。

因两国关系紧张,直到1978年,他才有机会再回到中国。那时,养母已去世,他终究没有见到养母最后一面,成了终身的遗憾。

两国可以正常往来后,他一有时间就会回到家乡沙兰镇,为养父母扫墓,告诉他们自己的现状,让他们放心。养父母虽已逝去,但不能隔断他们之间的情缘。

与此同时,他也一直没有忘记恩师的教诲和叮嘱,积极投身中日友好事业。

做翻译、抗议日本的安保法案、促进两国的民间交流、撰写何有此生自传,为两国的友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在他的努力之下,后人了解了那段沉重的历史,并希望,借此可以让同时期及后人们,能够放下包袱,共同促成两国的和平共处。

何有此生?

现在,已经81岁高龄的中岛幼八,继续践行着自己的人生理想——努力推动中日两国的交流,包括陪同众多代表团访华,以及协调两国民间的往来互动活动。

他回望过去,日本是他的祖国,但养育他的故乡却是中国。

在那里,许多记忆永远铭刻在他的心中,比如养母家友好的孙辈,还有住在同一地区、在农场工作的善良的人们,还有当他回家时等待着他的滚烫土豆。

中岛先生的故事,再次提醒着人们,即使经受过战争碾压的生命,也有无限的可能。我们不应忘记历史,不为仇恨,仅为让大家看清大部分人的良善,以及对和平的向往。

(责编: wenqia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