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书名是殷千绝沈云霜讲的什么-殷千绝沈云霜小说今日已更新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3-12-29 17:06:14来源:本站原创
他们之间就能回到前世,会恩爱有加,会琴瑟和鸣。

可此刻,沈云霜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

殷千绝只是不爱她了,和能不能想起之前无关。

沈云霜眨了眨干涩的眼,才发现心冷到极致,根本没有眼泪。

她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难看的自嘲:“九千岁忘了,宫里嬷嬷说我已非处子之身。”

说完,她第一次没有管殷千绝的反应,兀自躺下,侧过了身子。

看着沈云霜消瘦的背影,殷千绝的眸光闪了闪。

第一次,心口像是被毒针刺了下。

又酸又涨,却想不明白为什么。

他转身出门,吩咐小顺子:“准备送白姑娘进宫。”

小顺子躬身立即躬身:“是,只是干爹,白姑娘说的那些事儿,您真想起来了吗?”

殷千绝低眸,神色模辩的睨了他一眼。

小顺子心一紧,赶忙跪下掌自己嘴:“是奴多嘴!”

殷千绝这才抬腿往前。

院中,桂花飘香。6

他没来由的想到他说自己记起来了时,沈云霜那发亮的眼神。

殷千绝的心霎时跳空了一拍。

但随即,他又觉得可笑。

前世今生这种东西,只有脑子进了水的人才会相信。

沈云霜于他,不过是颗棋子而已……

殷千绝沈云霜(殷千绝沈云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完整版_ (殷千绝沈云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殷千绝沈云霜)

另一边。

沈云霜躺在床上,心里空的像是一整颗心都被挖出来了。

她看着床顶的帐森*晚*整*理子,脑子里一团乱麻。

这时,床边忽然响起脚步声。

紧接着,是白忆卿讥讽的嗤笑:“我的好妹妹,不会还在惦记殷千绝吧?”

沈云霜一愣,下意识攥紧了身上的被褥:“我早就被赶出白家,不是你的妹妹了。”

白忆卿却丝毫不在意,倚着床笑:“血脉亲缘,哪里是你想断就断的。”

“我来呢,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因为尘霁护驾有功,陛下打算封他为王,而我,是他向陛下求娶的王妃。”

这话像是一柄巨斧,狠狠将沈云霜的心劈开两半。

她白着脸,心口因为太疼,以至于白忆卿是何时离开的,都不知道。

许久后,她才忍着身上的疼,从床上爬了起,去了记忆中的如意胡同。

胡同中的落魄小院,是前世她和殷千绝的家。

只是如今,里面一片破败,院里没有她种的菜,也没有殷千绝一斧一凿为她架起的秋千。

沈云霜满心酸涨,刚要迈步进屋。

身后忽然却传来脚步,是跟着她出来的殷千绝。

他神色淡淡:“这宅子倒是破败不少。”

沈云霜喉间发哽,忍不住自顾自地细数着过往的一切。

“那里曾是我的小菜园,你一边嫌弃,一边说你爱吃洋芋,叫我也种上些……”

“我们在这里成亲……那段日子虽然苦,却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越说,她心头酸楚就越强烈。

因为这里的每一处都在告诉她,物是人非,不过如此。

殷千绝无悲无喜地听着,平静的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

“如今你要进宫为妃,这些过往不能成为你的软肋,就让它散了吧。”

话落,他不顾沈云霜变得惨白的脸色,叫来候在院外的侍卫。

“来人,将这房子烧了。”

烧了?!

沈云霜难以置信地抬起头:“你说什么?!”

若是这些全消失了,她拿什么证明,前世那些事情真的存在过。

可殷千绝却让一旁的侍卫直接点火。

秋季天干物燥,风一吹,火就烧大了。

那火好像点在沈云霜心上,生生将她和殷千绝以前的过往烧成灰烬!

“不……”

她红着眼想要冲上前阻止。

殷千绝却强硬的拦住她:“贵妃娘娘!过往种种如云烟。”

沈云霜怔怔看着面前的房子被逐渐变大的火势吞没,烧成废墟。

直到最后一根房梁塌下时,仿佛狠狠砸在她的心上,也将她彻底砸醒。

她终于承认,她爱的殷千绝,早就死了,被她葬在了终南山下……

沈云霜含泪嗤笑着推开殷千绝,一把抽出他腰侧的刀。

“大人你说得对,过往种种如云烟,我的夫君……也早就死了。”

沈云霜抬刀亲手割断一缕发丝,决然扬手,将那抹发扔入了大火中……

“往后,你我情谊都犹如此发,烟消云散!”

第9章

发丝转瞬便被火舌吞没。

殷千绝看着,心头竟觉得有一丝钝痛。

他薄唇阖了阖:“本座就祝娘娘,得偿所愿。”

沈云霜含着泪勾了唇,那映照着火光的眼里满是凄然和悲伤。

“好!”

说完,她收回视线,一步步离开了小院。

看着沈云霜消瘦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殷千绝胸腔内痛意更深。

像是无边的火浪灼上来,生生要将心烧灭。

脑子里也涌上一个猛烈的念头——

抓住沈云霜,别让她离开。

边上内侍都是宫里察言观色的人精,当即就问:“九千岁,要拦住白姑娘吗?”

殷千绝脸色一变:“不用。”

不过一颗棋子,不值得他这么上心。

他强行按下心里那股汹涌的情绪,烦躁地扭头吩咐一旁的小顺子:“把火灭了,不要影响周围民宅百姓。”

小顺子当即应声去办。

不一会儿,政火司便把火灭了,只剩一个破壁残垣的破院。

殷千绝看着心头烦闷,又觉得心里陡然空了一块。

他当即冷声吩咐:“去香积寺。”

半刻钟后,香积寺寮房。

沉香缭绕,烟雨青山。

殷千绝饮下一杯茶,忍不住问住持:“方丈,这世上当真有前世今生吗?”

无尘大师双手合十盘坐着:“阿弥陀佛。六道轮回,三世因果,今生际遇,未必不是前世未尽之缘。”

殷千绝心口一震,满脑子都是那句。

“今生际遇,未必不是前世之缘。”7

难道……沈云霜说的是真的?

这念头一冒上来,他就觉得荒唐至极。

殷千绝神情晦暗地盯着茶盏中一点浮沫:“不过是沈云霜身后之人的手段罢了,可笑。”

无尘大师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再说。

当晚,殷千绝在香积寺歇下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年少入宫,在御花园中和沈云霜撞了个满怀;

和沈云霜无人祝福的新婚夜,和沈云霜无处容身的寒天雪夜;

从万人之上的九千岁,到一朝倾倒成为最落魄的太监。

是沈云霜的怀抱给了他最后一点安稳……

那些悲欢爱恨,竟如大雪纷纷扬扬朝他扑过来。

那么鲜明,那么锋利,让他心如刀绞、泪湿枕衾。

他记得,沈云霜是这世间唯一一个不曾嫌他、不曾弃他、不曾猜忌、畏惧、怨恨他的人。

他记得,自己是那么地希望,能和她下一世、下下世、永生永世,都能做一对白头到老的夫妻。

醒来时,殷千绝,满面泪痕,心口疼到快要窒息!

“究竟是怎么回事……”

殷千绝按住胸口,匆匆下床穿衣。

外边守夜的小顺子惊了一跳:“干爹,您这匆匆出门,是要去哪?”

“回府。”

殷千绝丢下这两个字,直接翻身上马。

深夜的寒风刮在脸上,带着蚀骨的凉意。

但他顾不上,满脑子都想着要去见沈云霜。

(责编: wenqia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